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财经要闻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决心不因经济增速波动而动摇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2-01
  1月3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8年1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情况”。这是关于今年经济的第一组统计数据,人们希望通过它来观察今年的经济形势。当然,单组数据能够提供的信息是有限的,难以作为趋势判断的佐证。
  1月制造业PMI为51.3%,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下滑,是2017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1月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5.3%,比上月高0.3个百分点,连续三个月上升,是近几年的第二高点(只比2017年9月的55.4%低)。由制造业生产指数和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加权求和而成的综合PMI产出指数,则与前两个月都持平,为54.6%,在去年算中等偏上的水平。从1月PMI数据来看,制造业有转弱的迹象,而非制造业——主要是服务业——在变得更好。这会不会是一个趋势性的现象,现在还不能判断。
  总体来看,2017年制造业以及工业的运行情况比2016年好,工业增加值的增长率由6.0%上升到6.4%。这是2017年GDP加速增长的原因之一。但在第四季度制造业增加值的增速却由前三季度的7.1%下降为第四季度的6.8%。而制造业PMI现在又出现了连续两个月的下滑。由此判断今年制造业会偏弱当然是为时尚早,但可以看到制造业的增长将是不稳定的,而这又可能导致GDP增速的波动。1月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的上升抵消了制造业PMI下降的影响,使得综合PMI产出指数仍然维持稳定。去年第四季度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加速也弥补了制造业减速的动力损失,使得GDP增速基本稳定。但2018年,服务业转强和制造业转弱未必能够完全“对冲”,GDP增长率比2017年低一点是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对于这种情况,我们要有一定的估计。
  从制造业PMI的分类指数和相关指标来看,有几项变动比较大,超过了1个百分点。其中,“新出口订单”和“在手订单”较大幅度地下降,显示需求有所减弱,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新出口订单”到了临界点以下。“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和“出厂价格”也是较大幅度下降,预示PPI上涨的动力可能有所减弱。“产成品库存”是较大幅度地上升,同时,“原材料库存”也有一定程度的上升,但都处于临界点以下,说明库存还在收缩,但速度放慢了。另外,“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也下降了近2个百分点。
  订单(与需求相关)、价格、库存正是影响经济增速的几个重要因素。在2017年,需求增长趋于稳定,外需更是由负增长转为正增长;PPI大幅上涨,有利于企业去库存,又拉动了存货投资。但2018年,这几方面因素对GDP增长的支持作用可能会有所减弱。在高基数、传导不畅的情况下,PPI涨幅可能下降,对存货投资的拉动减弱。而需求方面的不确定性更多。
  外需方面,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情绪还比较强,这对于外需增长是不利的,2017年净出口拉动GDP增长0.6个百分点,这是GDP增长加速的直接原因,但今年很可能不会有这么多。内需方面,2017年,消费增长与2016年基本持平,显示了中国经济的潜力,但也要考虑到,其中有消费性金融的支持;基础设施投资增长19%,高于2016年,是稳定投资增长的主要力量,但地方政府债务和PPP(其中有一些是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是基建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房地产开发投资也在房贷较快增长的推动下,增速与2016年基本持平,没有拉固定资产投资的后腿,更是为地方政府贡献了高达5.2万亿元的土地出让收入。但2018年,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要求下,地方债(尤其是隐性债务)、房地产领域的金融风险将是重点,而消费性金融也会受到一定的抑制,这将使消费、基建、房地产开发得到的金融支持减少,三大内需动力会较2017年有所减弱。
  从多方面的情况分析,今年GDP增速比2017年有所放缓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但中国经济潜力大、韧性足,保持6.5%左右的中速增长完全没有问题。但如果GDP增速小幅下滑,就会有人呼吁放松货币、扩大融资、放松监管。而这样做会增加金融风险。因此,面对2018年经济增长可能出现的波动,需要保持定力,坚决贯彻“一个总要求”、“一条主线”和“三大攻坚战”,不因GDP增长率零点几个百分点的下滑而动摇,坚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推动中国经济从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返回]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人才招聘 网站声明安全提示
2012北京农商银行 ©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4022553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