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期货
期转股 两栖投资“没那么简单”
 
中国证券报    2017-04-05
  俗语说,人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有位期货大佬却在同一只股票上被监管层处罚两次,他就是期货市场上在棉花牛市中一战成名的林广茂。
  业界盛传,2010年棉花期货大牛市中,林广茂投入600万元做多棉花期货合约,持仓3万手,从浮亏60%到顶部平仓,资金翻220倍至13亿元。2013年,林广茂携近5亿元资金进入冠豪高新,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近年来,股期两栖投资成为许多期货大佬的选择,但显然,两栖投资没那么容易。有业内人士分析,自从林广茂转战A股以来,战绩并不佳,有一部分原因是投资手法的错用,把期货的投资手法用到股票市场,却给他人抬了轿子。
  违规操作受罚
  3月29日,上交所公告宣布,在日常信息披露监管中发现,冠豪高新股东林广茂在股份买卖方面存在违规事项,遂决定对其予以公开谴责,并通报广东省政府,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经交易所查明,林广茂于2016年9月5日至2016年10月14日期间,通过上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减持了冠豪高新无限售条件流通股约2717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14%,使得个人持股比例由7.14%降至4.99%。
  早在2015年7月9日,作为持股5%以上的公司股东,林广茂曾承诺“拟在合适时机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约2000万股”。
  2016年2月29日,他确实曾增持冠豪高新股份330多万股。不过,在尚未完成增持承诺的情况下,其减持数量之大,已远超前期承诺的增持数量。上交所认为,该行为实质上严重违反了前期增持承诺,严重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等有关规定。
  这一次是因违规减持受到交易所公开谴责,而两年前,林广茂还曾因增持至5%以上但未举牌而受到监管层处罚。
  2014年5月20日,冠豪高新发布关于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公司股东林广茂受证监会处罚,因林广茂账户与其操控的“赵某”账户持股公司比例超过5%未及时履行信披义务。
  根据公告,2013年1月起,林广茂账户与“赵某”(赵嘉馨)账户大量买入公司股票,且林广茂操控“赵某”账户买卖股票。2013年3月6日,“林广茂”、“赵某”两个账户合计持有公司31,577,884股,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比例为5.31%(首次超过5%),截至中国证监会调查日,合计持有股票占本公司总股本的比例均超过5%。林广茂未就该两账户合计持股达到5%比例事项履行相关报告义务,通知公司并予公告。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八十六条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违法行为,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林广茂责令改正,给予其警告并处以罚款。
  期市股市两种结局
  冠豪高新,作为2013年上半年A股市场的第一大牛股,投资者想必不会陌生。该股自2013年1月4日至2013年5月8日,短短79个交易日,股价(文中涉及冠豪高新股价如无注明,均为前复权价)从4.5元涨至最高22.63元,期间累计涨幅高达387.61%。
  在触及5%的举牌红线之后,林广茂的两个账户还在高位继续增持。截至2013年年报,林广茂账户与“赵嘉馨”账户合计持有冠豪高新股份8743.1132万股,占冠豪高新当时总股本的7.35%。不过,因公司资产重组流产,冠豪高新股价自2013年10月21日复牌后便出现断崖式“跳水”,最低探至8元左右,股价跌去六成。
  但从2013年入场至2015年除小幅减持外,林广茂整体属于持有状态。
  但这一次没有像上一次在棉花期货中那样迎来暴利。2015年冠豪高新股价重新回到2013年高点并有所超越,此后进入2016年便跌跌不休,2016年9月5日至2016年10月14日期间股价在8-9元附近震荡。
  对林广茂入场时的成本价进行复盘可知,2013年1月至2013年3月6日,“林广茂”、“赵某”两个账户合计买入冠豪高新31,577,884股,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比例为5.31%。这一期间,冠豪高新股价最低4.4元,最高12.57元,平均价为8.49元,可姑且看做这占比达5.31%的部分的成本价。此后其继续高位增持,这一部分成本不好估算,但只会比8.49元高而不会低。这意味着即便以8.49元作为成本价估算,林广茂账户整体处于浮亏或者保本一线。
  有私募人士点评称,“自从他转战A股以来,战绩并不佳,几番亏损,也有盈利,总体来讲并不好。与其如此,还不如坚守自己的能力圈。”
  Wind数据显示,最新报告期内,除了冠豪高新之外,林广茂和赵嘉馨并未现身其他股票的流通股东榜。
  两栖投资不易
  有着期市“东邪”之称的葛卫东今年一季度也曾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2月下旬“葛卫东联手国际对冲基金囤积6000吨钴”的消息不胫而走。
  2016年10月至2017年2月金属钴涨幅超70%,带动相关钴概念股大涨。2016年10月11日至2017年3月3日华友钴业大涨99.51%。
  据报道,“在钴价暴涨的同时,全球大型基金公司已开始全球扫货,这其中就包括瑞士的帕拉投资(Pala Investment)和葛卫东的混沌投资。据估计,他们共囤货6000吨钴,约占全球总产量的17%,市价约2.8亿美元。”
  对此,混沌投资市场部人士表示,“网上的消息均属谣传,既没有调查也没有证据,也没有来向公司求证。混沌投资没有大肆囤积炒作钴,更没有联合国际对冲基金。对不负责任的造谣我司严重关注,如对我司声誉造成损害我司将追究造谣者法律责任。”
  从A股市场上看,惯于长线投资的葛卫东本人及混沌旗下资管产品似乎未在钴概念股上进行布局。据Wind数据统计,最新的报告期内,葛卫东本人上榜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只有贵绳股份。据贵绳股份2016年年报,葛卫东持股292万,占比1.19%,为第8大流通股东。贵绳股份主要从事钢丝、钢绳产品及相关设备、材料、技术的研究、生产、销售以及进出口业务,是国内该领域技术实力最强、生产能力最大、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企业之一。
  而其旗下的资管产品现身前十大流通股东榜的有西藏矿业、鲁阳节能和贵州百灵。值得注意的是西藏矿业,2016年年报显示,混沌投资旗下的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增持27万股至179.69万股,占比0.34%,位居第7大流通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是西藏最大的综合型矿产品开发公司,主要从事铬铁矿、锂矿、铜矿、金矿和硼矿资源的开采及深加工。其产品分别是:铬铁矿;高、中、低碳铬铁(含低钛铬铁)等。公司所属铬铁矿产于西藏山南地区曲松县罗布萨乡境内,是我国储量最丰富、Cr2O3含量最高,Cr/Fe最高的铬铁矿生产基地。
  百川资讯数据显示,2016年10月份,铬矿报价连续三周上涨,累计涨幅已达到41%。2016年10月份前两周国内大钢厂铬系招标价格均出现了1100元/50基吨左右的上涨。
  这或许是混沌道然介入该股的一大重要原因,但去年11月下旬,西藏矿业股价短暂反弹后便重新进入下跌通道,混沌道然仍然坚守其中,账面浮亏概率较大。
  但这是否从侧面表明,混沌道然长线看好铬价走势?2016年底以来小金属一轮接一轮的大涨,投资者看到了周期的力量,但牛市是否在途?大佬押注是否成功?此时难下定论,只能说“子姑待之”。
 
[返回]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人才招聘 网站声明安全提示友情链接
2012北京农商银行 ©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4022553 号